男生
追妞技巧
聊天技巧
搭讪技巧
约会必知
男生心理
识女秘籍
男孩发育
男生隐私
女生
追男技巧
防骗经验
认人知心
约会必备
女性心理
两性认知
女孩成长
隐私空间
两性
夫妻生活
两性养生
不孕不育
隐私话题
情感夜话
健康生活
成长必知
识男辨女
综合资讯
男朋女友
夫妻情感
子女成长
伤感美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综合 > 夫妻情感 >

女子不堪冷暴力砸死丈夫:比打在身上更心痛绝望

时间:2016-05-25 08:03来源:未知 作者:追呢网 点击:
君无狂司马,我何由得相见? 一个何,说话者的幽怨、伤感似乎能够穿越时空、冲破古文白话文之代际,直达人心。 怨者是东晋时期的南康长公主,被怨者则是她的丈夫桓温。随着丈夫权势越来越大,公主开始日益受到冷落。最终,只有在利用公主的君主权威,桓温才会
 
 
“君无狂司马,我何由得相见?”
  一个“何”,说话者的幽怨、伤感似乎能够穿越时空、冲破古文白话文之代际,直达人心。
  怨者是东晋时期的南康长公主,被怨者则是她的丈夫桓温。随着丈夫权势越来越大,公主开始日益受到冷落。最终,只有在利用公主的君主权威,桓温才会来到公主闺房。
  令人哀叹的是,贵为一朝公主,面对丈夫如此的冷暴力,也只能如此一句而已。
  光阴荏苒,1700年后的今天,家庭冷暴力似乎被时光冻结,仍以各种方式的冷落、忽视,折磨着万千围城中的人们。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成为很多人眼中解开这一千年难题的钥匙——冷暴力被纳入其中。不过,要想真正破解家庭冷暴力,似乎还有很多难关要闯。
女子不堪冷暴力砸死丈夫:比打在身上更心痛绝望
  不堪冷暴力女子砸死丈夫
  本能地回头那一瞬间,她知道自己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不过,这一天真的来了,她却没有无数次想像中的那样颤抖、恐惧,反而轻松地笑了一下。
  她叫陈娟(化名),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拜泉县人。在1997年到2009年12年间,她有另外一个名字——李清。不过,即使不改名字,她也早已不是曾经的她,曾经小眼睛、单眼皮的普通农妇通过整容和化妆,变成了双眼皮、大眼睛,黄头发、全身运动装的都市少妇。
  如此“蜕变”,原因只有一个——她是名杀人的在逃犯罪嫌疑人。
  杀人动机则是——不堪家庭冷暴力。
  1997年以前的陈娟,平静地生活在老家农村,嫁人、生子,每天如普通农妇一样做着农活和家务。她一度认为,自己的人生会一直这样下去。
  不过,丈夫的一系列变化,让这一切戛然停止。时年31岁的陈娟突然感觉到了丈夫刘贵田(化名)的变化。
女子不堪冷暴力砸死丈夫:比打在身上更心痛绝望
  曾经温暖的家逐渐如旅馆一般,丈夫每日几近凌晨归家,之后便倒头就睡,不再愿意多说一句。感到变化的陈娟也曾经试过和丈夫聊天,但是丈夫根本不想回答。她也曾尝试过用妻子的爱来温暖他,但是刘贵田根本不愿意多和她接触。
  丈夫的态度让陈娟不得不心存疑虑。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查,她发现了刘贵田的秘密——出轨。
  即使如此,朴实的陈娟最先想到的是隐忍,用爱唤回丈夫,但收效甚微。
  对于正值中年的陈娟来说,这种冷暴力远比丈夫的拳头厉害得多。
  “以前,刘贵田喝醉后与我吵架,曾经动手打过我,虽然很伤心,但我可以忍,因为觉得他要这个家,酒醒之后还会求我原谅。可他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后,对我理都不理,这种冷暴力比打在身上更让我心痛、绝望。”对于曾经的痛,陈娟这样供述。
  1997年9月20日晚,陈娟决定再努努力,只要丈夫改过,她愿意原谅丈夫。可是,刘贵田又像以往一样醉酒回家倒头就睡。
  看着丈夫的睡容,陈娟眼前浮现出了丈夫冷漠的样子。她绝望了,环视了一下家里,将目光定格在一个一米长的擀面杖上,然后拿起它向丈夫的头上猛砸了下去,一下、两下……直到刘贵田无声地倒在血泊中。
  此时的屋里、床上到处都是鲜血。陈娟看了看自己的家,趁着夜色逃走了。
女子不堪冷暴力砸死丈夫:比打在身上更心痛绝望
  之后,刘贵田的尸体被发现,陈娟被警方列为网上追逃人员。
  为了逃避法律的惩罚,她12年没有回家,没有见过母亲,没有见过儿子。12年,当她感觉过往似乎已经如噩梦一样尘封,不会再走近现实的时候,却不知天网已经将其紧紧罩住,让她无法挣脱。
  落网的陈娟似乎得到了解脱,但作为旁观者的我们,不得不反思,是谁将陈娟推向了杀人的深渊?并且,类似的案件还在不同的地方上演。
  2014年7月27日晚,同样因为难忍长达10年时间的家庭冷暴力,27岁的小云在福建泉州安溪县凤城镇一间租房内,黑夜里手握一把匕首,刺向了躺在身边41岁丈夫王龙的心脏;
  因为女儿是否去外地求学,殷颖夫妻俩产生分歧。此后,丈夫便将坚持把女儿送走学习的殷颖当成家中的空气:不吃她做的早餐、晚餐,甚至午夜前很少回家。即便回来,也是一言不发。殷颖开始自虐以引起丈夫的注意,但丈夫却越发冷漠。
  ……
  家庭冷暴力,可以说是上述惨案的罪魁祸首。
  然而,家庭冷暴力已不是偶发。中国法学会曾对浙、湘、甘三省3500多个家庭做过调查,数据显示,三种家庭暴力发生率排名依次为冷暴力、身体暴力、性暴力。在存在矛盾的家庭中,六成以上的家庭出现过“冷暴力”。
  中国著名心理学家刘喆对北京、天津、武汉、长沙四地两千多个家庭的调研结果也表明,有93%的家庭对自己的婚姻质量不满意,70%以上的家庭都有过或正处于不同程度的冷暴力。
女子不堪冷暴力砸死丈夫:比打在身上更心痛绝望
  古稀老人缘何三次离婚不成
  据说“床头吵完床尾和”是夫妻吵架的最高境界。恋爱中男女的吵架,有各自的战术选择——比如对方揭老底儿时要如何应对,甚至对方挥拳头时要如何自卫反击。网上有攻略,前辈有经验,父辈有指导。这些架,都算吵在明处,有事说事,激烈动荡一场过后,两人可以继续过自己的小日子。
  然而,有一种不吵架却比吵架更让人痛苦的情形,那就是冷暴力。对于家庭冷暴力,官方给出的定义是这样的:家庭冷暴力,多指夫妻双方产生矛盾时,漠不关心对方,将语言交流降到最低限度,停止或敷衍性生活,懒于做家务等行为。
  从字面上看,冷暴力似乎可以形容为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如果说家庭暴力是一记闷拳,那家庭冷暴力就可以称得上是容嬷嬷手中的绣花针。
  受了家庭暴力,可以让法医鉴定,几级伤害都有明确标准;受了家庭冷暴力,大多却只能打碎牙肚里吞,无论寂寞和冷漠多么巨大,也是任何手段都无法检测出来的。
  也正因如此,因冷暴力欲离婚者,经历N次离婚诉讼似乎成了“正常”现象。
女子不堪冷暴力砸死丈夫:比打在身上更心痛绝望
  在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就有这样一位古稀老人。在外人看来本是少年夫妻老来伴之时,谢老太却第四次将丈夫告上法庭,要求离婚。
  老两口1966年相识相爱成婚,可在这几十年的围城中,现年72岁的谢老太却成为一名家庭冷暴力的受害者。
  丈夫王大爷脾气古怪,常无端责骂老伴,争吵成为家常便饭,更过分的是,他还往做好的饭菜里扔脏东西。
  谢老太实在无法忍受这种暴力生活,便萌生了离婚的想法,要求平分夫妻共同财产——虽然简单,但谢老太在法庭陈述时的抽泣却令人动容。
  自2009年5月起,大约每隔一两年,谢老太便会以夫妻感情破裂为由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三次均在法官的悉心调解下和好,并约定王大爷每月给付谢老太800元的生活费。但王大爷仍像前两次一样,不按调解书的约定履行义务,以致于谢老太第四次到法院要求离婚。
  王大爷则表示,“这么大年纪还闹什么离婚,丢不起脸面”,不同意离婚。
女子不堪冷暴力砸死丈夫:比打在身上更心痛绝望
  面对两位古稀老人,法官担心离婚后各自生活无着落,希望做调解工作使二老重归于好,可此次谢老太态度坚决,执意要离婚,不同意调解。
  最终法院认定在法庭一次次调解和好后,原、被告的夫妻感情未得到改善,原告已是第四次起诉离婚,可见双方无和好可能、无继续共同生活的基础,准予二人离婚。
  如果说,谢老太的四次起诉还有年老之托辞,那么生活在辽宁省鞍山市的黄丽(化名)的不幸则完全缘于冷暴力的认定难。
  黄丽婚姻生活的转折是2011年,也就是女儿出嫁后,夫妻俩的单独共处。
  在那以后,丈夫越来越不爱待在家里。下班晚饭后,就出去下象棋,直到半夜才回家。周末除了钓鱼就是和朋友聚会,即便待在家里也靠看电视打发时间,对她则视而不见。
  就这样,又一个女人发现——家真的成了丈夫的旅店。
女子不堪冷暴力砸死丈夫:比打在身上更心痛绝望
  黄丽经常为此跟丈夫理论,丈夫的观点是“老夫老妻的,哪有那么多话?这把年纪了,还要什么浪漫”。
  2012年年初,黄丽大病一场,但丈夫张文(化名)依旧我行我素。再往后,张文甚至有时不在家居住,直到两人彻底分居。
  长期被冷落让黄丽心寒,2012年10月、2013年8月,她先后两次到法院起诉要求与张文离婚。
  但是,由于对冷暴力证据的认定存在困难,法院在审理黄丽这起案子时异常慎重。因黄丽没有提供充足的证据,证明夫妻感情确已破裂,法院驳回了她的诉讼请求。
  2015年2月,黄丽第三次起诉离婚,终于得到了法院的支持。法院经审理认为,夫妻关系存续与否应以感情为基础,判决离婚应以感情是否破裂为标准,如感情确已破裂,应准予离婚。
  “最近几年,因遭遇冷暴力而提出离婚的逐年增多,并且不好调解。”处理黄丽离婚案件的法官如此坦言,冷暴力在实际的离婚案件中体现为夫妻间缺乏沟通交流,导致夫妻感情受损。不乏一方故意制造冷暴力,造成长期分居,最终以分居时间长、感情破裂为由离婚。
哪种八字的人婚姻会遭遇第三者
  新法施行或将解救受害者
  10%,这是一个关于家暴的数字。
  根据权威统计,真正能够通过司法诉讼程序最终认定属于家暴行为的案件数量,仅占同类案件总数的10%,而冷暴力案件的数字会更低。
  业内人士认为,司法实践中,家暴案件仍然受到“举证难”“取证难”以及“认定难”等现实因素制约,畅通反家暴的“最后一公里”确有必要。
  “家庭内的冷暴力隐蔽性比较强,一般人认为这是夫妻私事,因此外人很少得知,甚至当事人都未必意识到自己是精神暴力的受侵害者。和肉体上的伤害相比,精神上的伤害很难找到法律依据。冷暴力很难界定,实际举证也存在困难。”北京律师秦永乐向记者分析说,在她承办的多起离婚案件中,也有长期不与妻子说话、长期拒绝与一方过性生活、长期对一方冷言冷语等判例。由于当事人很难判定是否属于精神层面的暴力,多以感情不和为由起诉离婚,真正以冷暴力起诉的很少,法官最终也是依据情感是否破裂进行判决。
  在很多人观念中,家庭暴力是家务事,外人一旦介入可能会激化矛盾甚至导致更为严重的后果。没有伤痕不见鲜血的家庭冷暴力更是夫妻拌嘴之后的正常冷战。人民网强国论坛进行的调查显示,高达77%的认为这种行为不需要社会干预。
  事实上,这种冷暴力往往不仅存于夫妻之间,许多隐匿于赡养案件、离婚案件、遗产继承纠纷案件和家庭纠纷案件中的谩骂、恐吓等精神侵害,因没有造成肉体伤害后果,在案件审理中也很难得到相对应的权利救济。
哪种八字的人婚姻会遭遇第三者
  87岁的河南独居老人和某就曾经历这样的难言之隐。
  一场车祸造成和某生活不能自理,三个子女因宅基地和土地流转租金分配等问题产生矛盾,长子和次子不仅不再支付和某的赡养费、医疗费等,还常常恶语相向、恐吓咒骂。
  2014年11月,贫病交加的和某将两个儿子告上法庭,要求法院判决两个儿子支付赡养费和后续治疗费用。
  但因当时他们对老人所实施的辱骂、恐吓等行为因没有造成伤害后果,法院难以对其进行制裁。在法官和乡村干部的斡旋调解下,该案虽已调解,但在基层农村造成的恶劣影响却难以挽回。
  不过,这种精神暴力难以被判定为“家庭暴力”的现象或将得到改变。
  在今年3月1日正式实施的反家庭暴力法第二条中,家庭暴力的范畴首次以法律形式明确,“家庭成员之间以殴打、捆绑、残害、限制人身自由以及经常性谩骂、恐吓等方式实施的身体、精神等侵害行为”均属家庭暴力。
  在证据认定方面,除证人证言和法医鉴定之外,录音录像等电子证据和公安部门处警记录也可作为家暴的证据,使得家暴行为的认定更加的清晰和简便。
  同时,反家暴法明确了人身保护令适用的时机、场合与范围,对家暴受害者的权利救济有了新的渠道。从此,家暴的定义不再模糊,保护范围更广,证人顾虑更少。
  因此,我们期盼着:家庭暴力案件将会越来越少
(责任编辑:追呢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